致高二同学的一封公开信

时间:2018-12-14 14:08:27来源:<推荐访问:倡议书

各位同学:

月考刚刚结束,期末考试又近在咫尺;过不了多久,我们将并肩站到高考的战场上,去迎接人生中最重要的(对绝大多数人而言)一次考试。这多少让我感到恐惧,一是时间“逝者如斯夫”的冷酷,二是明年的此刻,你们是否能交出一份满意的答卷。

今天写这封公开信,是想谈谈刚刚过去的月考中存在的一些问题。

说实话,我是既喜欢监考又讨厌监考。喜欢的是监考中有平日浮躁生活中难觅的一份宁静,没有学生的聒噪,没有同事的闲谝,没有家人的唠叨,没有电视广告的闹心……只有笔尖划过试卷的沙沙声,给人以“鸟鸣山更幽”的享受。这个时间里的我,既能心如止水感受生命的默默流逝,也可神游八极考虑平日里难得冷静下来思索的一些问题,好多文章的腹稿就这样诞生了。但为何又讨厌监考呢?因为我眼睛里容不下太多的沙子。我憎恨那些贼眉鼠眼想方设法作弊的人品低劣者,更厌恶那些迟到、考试中不断问时间、借文具的习惯不良者。而后者更影响我的心情,因为他不是一个人,它更难以让我看到“成才、成功”的希望。人们都说,高考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那么就让我借战争来分析一下部分同学平时考试中的种种陋习吧。

第一,卡点到或者迟到。要知道按照规定是提前五分钟发放试卷的(高考提前十分钟发答题卡),在分秒必争的考场上,也许这三五分钟你就可以看出一道选择题的答案,想出一道大题的解法,并且最终因为充分利用时间而多拿了三五分,这只是一科。四科下来,保守一点,至少多拿十分。十分在几十万人的选拔性考试中意味着什么,我不说你也知道。若是在战争中,要你在指定时间躲进防空洞,而你以为敌方飞行员也会像你一样懒散会延迟投弹,没料到当你哼着小曲悠闲地往前踱时,抬头望天却发现炸弹已经呼啸而下。你大喊“天啊,救救我”,刚喊完就听到一声巨响,接下来你的四肢与脑袋就以血肉模糊的状态飞到了空中,然后,然后你就听到一个气喘吁吁的声音:“对不起,孩子,本来想救你来着,可惜我来晚了一步!”——另外,每年高考都有因为迟到无法进入考场不得不复读一年的学生,不信,你可以百度一下。

第二,不知道自己座位,不看考试时间,不带文具。这次考试中就有人来晚了见了空座位就坐,结果考了五分钟之后被监考老师叫起来才发现自己坐错了位置,原因除了自己的粗心大意还有碰巧的是另外一个同学比他来的更晚。打仗时没有按指定地点就位,结果绝不是浪费一点时间、换张答题卡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而有可能是千里之堤溃于蚁穴——被敌人发现,暴露整个军队的作战意图,自己死无葬身之地不说,还会连累到很多无辜的战友。我想不仅他们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人民也不会给予你“烈士”之类的光荣称号,而你的家人不仅要承担失去亲人的不幸,更要替你背负一份永远都洗涮不去的耻辱和愧疚。

再说那些一开考就问我“老师,考到几点”的同学,我只能用刚刚给大家放过的《士兵突击》里老a训练基地教官袁朗的话回答他:“给你雇个奶妈吧!”还有那些不带尺子、橡皮、2b铅笔等文具在考试中不断举手毫无愧色地向监考老师请求接他人文具的人,如果是在战场上,有多少人会把他的枪和子弹借给他的对手?即使有你的战友愿意,在对方严密的炮火封锁下他恐怕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吧。再不幸他和你一样也是个马大哈,那你们只好在另外一个世界里做难兄难弟了。

第三,每次收卷都会发现有人不按要求写基本信息,如班级、考场号、座位号什么的,甚至还有人不写姓名。战争中,你晚上出去执行任务,路上遇到有人拉开枪栓大声斥问“口令”,你却随意地说“自己人,别开枪”。结果呢?对方毫不理睬一梭子过来把你打成了筛子,然后等你的战友抱着鲜血汩汩而淌的身躯大声呼喊你的名字的时候,你才用最后一丝力气说出最后一句话:“口令是‘祝你平安’……”

第四,每一场考试结束到下一场考试开始之前短暂的休息时间里,总是有一大群人不赶紧去厕所解决自己的生理问题,不翻看下个科目的笔记临阵磨枪,更不去找个安静的地方闭目休息松弛一下自己紧绷的神经,而是像疯了一样去跟其他人高调地对答案。我不知道这些人到底是想亡羊补牢呢还是想破坏自己正常的情绪呢?我看到一番争吵之后,有人或捶胸顿足或呼天抢地,然后带着无比悲催的心情泪眼朦胧地进入到下一场考试中,结果平时做起来得心应手的题目此刻却变得面生手涩,本该轻而易举拿下的分数却因为刚刚死去了若干个脑细胞而白白丢掉。还有的人走向另一个极端,大呼小叫、手舞足蹈,生怕别人看不出自己的得意忘形。结果下一场考试中选择题涂错了行却浑然不知,问答题写错了地方等发现时已到了交卷时间回天无力。如果是在战争中,刚刚侥幸躲过一轮空袭,你不是想着如何赶紧加强工事却忙着争论刚才防空洞上落下的炮弹究竟有几颗之类的无聊问题,因为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所以你要证明自己的判断便按捺不住出去查看,结果第二波攻击不约而至,于是真成了“谈笑间”“灰飞烟灭”了。然后,短暂的聒噪变成了墓碑上永远的沉默。说实话,你去堵抢眼炸碉堡死了还能捞上个“英雄”的称号流芳百世,可这样的死估计你就是到了阎王爷哪里报道都不好意思启齿。